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注微信,獲取更多信息
閱讀 6723 次 歷史版本 8個 創建者:Misζ→R (2011/10/14 13:18:43)  最新編輯:劉米蘭之 (2014/7/16 17:19:19)
楊志軍
拼音:yáng zhì jūn
目錄[ 隱藏 ]
 
楊志軍
楊志軍
  楊志軍當過兵,務過農,上過大學,做過記者。 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 環湖崩潰》、《海昨天退去》、《失去男根的亞當》、《隱秘春秋》、《天荒》、《支邊人》、《迎著子彈纏綿》《無人區》、《無人部落》、《大悲原》、《生命形跡》、《敲響人頭鼓》、《駱駝》、《藏獒1》、《藏獒2》、《藏獒3》、《伏藏》、《西藏的戰爭》、《藏獒不是狗》,中篇小說《驢皮記》、《大湖斷裂》、《美麗孕婦》、《永遠的浪漫》、《艷龍》、《原野藏獒》、《情和欲的悲歌》,散文集《遠去的藏獒》、《藏獒精神》。
長篇小說《海昨天退去》獲全國文學新人獎;長篇小說《環湖崩潰》獲《當代》文學獎;長篇小說《大悲原》獲青海省文學藝術一等獎;長篇小說《藏獒》獲:《當代》文學拉力賽2005年年度總冠軍;第二屆當代長篇小說年度最佳入圍獎;第二屆當代長篇小說年度最佳讀者獎;新浪最佳文學類圖書獎;中國最佳風云榜讀者最喜愛的作品獎;中國小說學會2005年排行榜第一名;香港“紅樓夢文學獎”入圍獎;入選臺灣十大暢銷書排行榜;入選新聞出版署“向青少年推薦的一百本優秀圖書”;入選新聞出版署、中國作家協會、中國科學家協會向青少年聯合推薦的“優秀長篇小說”;入圍第七屆茅盾文學獎;榮獲全國第十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優秀圖書獎;長篇小說《藏獒3》獲:2008當代長篇小說年度最佳讀者獎;2008中國沈陽十大好書獎;山東省精品工程獎;長篇小說《伏藏》獲得山東省泰山文學獎;長篇小說《最后的獒王》入選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組織13家中央媒體和門戶網站舉辦的2013“大眾喜愛的50種圖書”。《最后的獒王》入選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向青少年推薦100種優秀圖書。2014年入選“首批齊魯文化名家”。
根據《藏獒1》拍攝的電影《藏獒多吉》,成為中國和日本合拍的第一部動畫片,并入圍素有“動漫戛納”之稱的法國昂西國際動畫電影節。
楊志軍長期關注人與自然的關系,關注人的生存價值和生命的意義,關注精神建樹和道德缺失,作品具有深刻的人性揭示和艱難的信仰攀登。因其作品大都描寫青藏高原,且厚重、深刻、豐沛、真實,被稱為中國“荒原小說第一人”和“藏地小說第一人”,也在讀者中贏得了“藏地精神之書、地理之書、歷史之書,藏地小說最恢弘的陣容”等評價。
他的長篇小說《藏獒》三部曲發行一百多萬冊,成為出版界既是暢銷書,又是常銷書的典范。由《藏獒》三部曲引發的持久不斷的獒文化與狼文化的爭論,具有深遠意義。他所提倡的藏獒精神,在批判巧取豪奪、弱肉強食、見利忘義等社會現實的同時,試圖建樹忠誠勇敢、守信仁義、博愛利他的道德原則,重塑國民性,表達了一個作家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純真無染的精神追求。作為一個作家,他寂然獨立,孤絕寫作,不染庸俗之氣,發散人格魅力。
同時《藏獒》三部曲也催生了中國藏獒熱,并引發了全國性的藏獒經濟。而在小說所描寫的三江源地區,藏獒經濟已成為整個地區經濟的支柱之一。
入選2007年中國作家富豪榜。
入選2008年中國作家富豪榜。
關于楊志軍的作品
縱觀楊志軍出版的重要作品書目,我們就能大致了然楊志軍的創作軌跡與關注視點,他的所有已出版作品,幾乎都打上了鮮明的荒原烙印,可以稱之為一座荒原雕刻。在二十世紀的八十年代,楊志軍就以獨立邊緣的姿態選擇了他的書寫方向,他一開始進入的就是荒原,而不是社會普遍趨同的主流話語的表述;他自覺地認同了自然,而沒有把自己匯入喧囂沸騰的群體性寫作潮流。這是一種非常奇特的現象,他似乎一出場就表明了此后一生的創作軌跡,而且目標明確,信念堅定,仿佛是荒原天然擇定的不二人選,要為荒原發出它們靜默的聲音。回首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中國氛圍,楊志軍的寫作不啻是一個異數,一個神秘而獨特的文化存在。他一樣被社會大潮所裹挾,但在潮流中他汲取的是個體所需的養分,于是在潮流中他第一次清醒自覺地選擇了自我,而這個第一次他奇跡般的保持至今。他極少跟隨某個文學派別,縱使受到一些大師的影響,也不會沉迷其中,亦步亦趨,他一直讓自己游離于派別之外,也沒有一個圈子限定他,他的思考和書寫從一開始就具有了邊緣的氣息。這使得評論界在面對楊志軍時不知所措,無法用既知的評論語言和評論思維去評論他,也無法把他歸入任何一個流派范疇,他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文化異數。實際上,楊志軍是極為典型的八十年代人,他的八十年代特征非常鮮明,可以說他保留了八十年代最引人注目的知識分子特點:激情、理想、對終極意義和終極價值的探索、終極關懷、人文精神的持續燃燒和恒久綻放。從這樣的責任和使命出發,楊志軍最終抵達的是自然的荒原,他在荒原找到了他的精神家園,他一切寫作的根柢。
這是一個非常奇特的文化現象,楊志軍既沒有去反思政治歷史,也沒有去尋找傳統文化之根,更沒有在各種外來思潮中確定一條書寫捷徑,而是直接把他的觸角探進了自然,探進了人與自然驚心動魄的斷裂。時至今日,我們再來反觀八十年代的創作,可以確證的是,楊志軍的意識是超前的,他的思考和寫作由于超越了許多同時代人的視野,而與八十年代有了相當的距離,甚至隔膜。如果文學史要討論這一現象,恐怕也難以界定他的寫作出處,他就像是一個突兀的建筑,令人愕然地置身于我們所熟知的文學樓宇之間,沉默而堅韌地持久散發著他的獨有的氣息,固執而倔強地把他關于自然的生命信息傳達出來,他的急迫和堅定,他的耐力和憂患,構成了他的龐大的荒原體系。
一、《藏獒》三部曲的民族融合
2008年1月,楊志軍的《藏獒三》終結版問世。歷時三年,楊志軍沉浸于他的藏獒世界,他的血液和呼吸成為他的藏獒的血液和呼吸,成為那些存在于天地之間的藏獒的流動的生命。不知是楊志軍活在藏獒的靈魂里,還是藏獒附著于楊志軍的軀體,他關于藏獒的寫作,無論是作為童話被評判,還是作為治思考的產物被質疑,甚至作為機會主義的贅生物被批評,似乎都不能無視一點,那就是他與藏獒在靈魂上的不可分割。藏獒,既是荒原大地的自然生物,也是承載楊志軍生命意識的終極理想。楊志軍以他的藏獒書寫,完成了他的生命追問。這也許不是一個終結,他對人類精神和生命價值的終極思考,不會止于此。以他的寫作理想而言,他還沒有抵達目的地,他正在路上,但以他的寫作現實而言,他到達了一個驛站,換乘一匹馬,準備再次出發。從環湖開始,他一直在荒原奔跑,沿途所經的白晝與黑夜,都是他作品中光明與黑暗的交匯,人性與野性的糾斗,直到《藏獒》三部曲,他終于彈奏出了荒原安魂曲,而生命和理想的余音,則成為漫漫荒原路上不可復制的挽歌。
二、重建信仰與情感的理想
閱讀《藏獒》三卷本至少解釋了這樣一個疑問:是什么支撐著一個作家,歷時三年為一種動物作傳?沿著《藏獒》三卷的脈絡走下來,只能確認了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楊志軍在恢宏的中國當代歷史中,以他獨立的思考,描述了我們曾經經歷或者正在經歷的真實。嚴絲合縫地還原一種真實幾乎是不可能的,楊志軍以最大的可能寫出了歷史的真實,他的道德訴求,人與自然的憂患,生命追問,信仰建樹的吁請,都有歷史和現實的聲音對應,都是對歷史的反觀,對現實的反映,都沉淀著歷史和現實存在的真實基座。一部《藏獒》,他不僅是在寫一種動物,亦是在召喚一種情感,一種在我們的歷史和現實中業已消失,不再被我們珍視的情感,一種博大、深摯、高貴、樸素的情感。
《藏獒》三卷本是這樣的三位一體:藏獒、父親、作者。從這個視點出發,到了《藏獒三》,楊志軍已然分不清藏獒、父親和自己的身影了,他們是讀者視野里迷離而溫醇的情感撫摸,在黑暗的夜里,他們在大地上的行走,光照了孤旅的人。如果說在《藏獒》、《藏獒二》里只有父親的情感是噴涌而出的清泉,洗滌了罪,撫慰了藏獒,感動了牧民,那么在《藏獒三》中,生命被情感覆蓋,藏獒、父親和作者成為情感的河流洶涌的大浪,而勒格紅衛、桑杰康珠也都令讀者懷有了悲傷的情感。抒情是楊志軍小說的特色,但在《藏獒》三卷本,他似乎是第一次呈現了節制,小說在一種厚重的內斂中,擁有了豐沛完滿的張力。
三、《藏獒》的江湖是文化與道德的最高期許
楊志軍藉著父親和藏獒表達了他對當下文化現實的態度,在藏獒身上他似乎看到了自然與人彌合的曙光,人類缺失的文化精神和道德準則如此醒目地閃耀在藏獒的生命,通過藏獒,人類收獲了沉甸甸的果實:道義、良知、責任、真善、悲憫、仁慈、勇往直前……《藏獒》放大了我們的渴望和需要,人性的光輝燭照著孤獨的靈魂,一種靈動優異的動物所攜帶的感動,在集體的閱讀狂歡中打碎了我們鎧甲般堅硬的心靈外殼,讓我們知道別一種溫暖的文化況味。這實際上是關于人的閱讀,人心、人性、人的精神文化表達,經由藏獒生命的完成,抵達了各種人群的心靈旱地。藏獒世界的生命規則與彼此間的仇恨無關,它們的憤怒和仇恨都來自于人類的意念,所遵行的也是人類的意志,天賦的忠誠和信諾讓它們懂得愛與善,后天磨礪的勇敢和堅韌讓它們實現俠義的本能,但在和人類的共處中,它們最為本真自然的生命狀態卻被剝蝕,被掠奪,被扭曲和粉碎。它們是自然的精靈,帶著雪山圣水全部的精華出沒于荒原深處,它們的存在,是自然雄壯的聲音,是草原強悍的力量,也是人類最忠實的朋友,卻被淪落的人性打入了黑暗的煉獄。藏獒們之間的打斗無不帶有人類的烙印,它們的忠于職守是天然的本分,卻被人類濫用而浸染著血腥暴戾。藏獒則更多地被寄寓了人類的道德幻想和生命幻想。幻想在小說中生長、實現、破碎,其實正是現實社會的經驗和反射。這是一種更為成熟深刻的文化思考,他關注的不僅是生命本身,還有人和自然危機前景的宏大命題。野性和人性都是藏獒最美好的品格,野性讓藏獒生發出蓬勃的生命活力,無論在荒原還是在人的領地它們一樣秉持天賦為職守而戰,人性則使它們擁有高尚高貴的道德品行,并且在荒原保持了單純自然的生存態度。因此藏獒是和諧完滿的文化尺度,也是楊志軍對人類社會的最高期許。
《環湖崩潰》:是楊志軍的第一部長篇小說,也是楊志軍的成名作,它發表于1987年1月號的《當代》雜志,再版時又經過了修訂。《環湖崩潰》以青海湖為依托,充滿了對青藏高原自然生態走向失衡和衰退的憂慮,它預言了草場的沙化、河流的干涸、湖水的下降、動物的減少,不幸的是,它的預言在二十年后的今天,全部變成了現實,所以它的出版有著強烈的現實針對性,警醒人們要千倍萬倍地保護生態,保護野生動物。從楊志軍的創作來說,《環湖崩潰》闖入了藏區文學的禁區,它表達了他最初形成的自然崇拜和女性崇拜,是人與自然、女人與男人、靈魂與肉體的一次尖銳沖突。
《大湖斷裂》:載《現代人》1985年第二期,楊志軍用他對自然的全部體恤和關懷,在貌似政治描寫的邊緣,突出和強化了自然與人無可挽回的斷裂,這種斷裂,直接導致了人的肉體生命和精神生命的全面崩潰,也就意味著自然與人的同歸于盡。大湖斷裂,是現實,更是一個隱喻,斷裂的是自然意義上的大湖,喻示的卻是人的靈魂的斷裂。這種斷裂對于普通百姓來說是集體無意識的,對高清陽們這類政治角色來說依舊是愚鈍無知。也正是因此而構成了一個龐大恐怖的黑洞,人類已無從修補這個黑洞,只能任其吞噬人類的軀體和靈魂,在墜落黑洞的瞬間,人類甚至來不及發出悲慘的呼叫,迅疾而至的災難正是自然與人對峙的戰爭結果。
《海昨天退去》:是一部獲得1988年全國文學新人獎的長篇小說,是當時部隊生活最真實的寫照。詩性的情緒和理性的力量此時以一種狂暴的混合顛覆了以往人們們對于崇高和英雄的認知,自然與人的撕裂以真實而荒誕的存在,呈現了不可彌合的殘酷事實。一個格拉(格爾木至拉薩)輸油管線工程團要以最快速度穿越昆侖山、可可西里山、唐古拉山、藏北高原、念青唐古拉山和拉薩谷地,建成一條直通天國的成品油輸油管線。部隊剛到唐古拉山兵站就有人死于高原反應,而相距兵站只有三百多米遠的一處墓地已經排列了五十二座墳堆,地處海拔五千米以上的高地無情地淘汰著人類最為強硬的生命,輸油管線工程團在這片鴻蒙大地上邊走邊送葬,死亡的原因千奇百怪,毛骨悚然。不明原因死亡的,喝毒水死的,腿骨扭曲、肌肉迅速萎縮、筋脈改變走向的疾病,星羅棋布的湖泊中間的倒斃,茫茫大野中的迷途……藏北高原、念青唐古拉山、不凍泉地段、昆侖山腹地、萬靈國中的死亡之湖,每一個地域都與生命和死亡緊密相連,堅硬的生命鏈條注定了在世界最高處的斷裂,——自然對生命的神秘而無窮的制約以如此凌厲峻悍的方式刺進人的身體深處,呼吸戛然而止,恐懼和痛苦成為赤裸裸的黑暗。那一群被使命驅使的軍人,已不再是個體的人,他們形同螻蟻的生命在崇高的旗幟下輕如鴻毛,飄然若絮。楊志軍寫出了許多有名有姓的人,他們見證著更多無名無姓的靈魂在荒原與自然的廝殺和失敗。生命在這兒成為最混沌的存在,活著與逝去的邊緣模糊不清,每個人的內心都是無法填滿的黑洞。而他們在完成任務回到他們的家鄉時,卻發現自己已經無鄉可歸。
1994年楊志軍出版的“荒原系列七卷本”在西部卷起“千堆雪”,其影響由西部發散到全國,楊志軍被戴上了“荒原作家”的荊冠。其實,荒原作家的稱謂遠不足以清晰地呈現楊志軍的全貌,他的思考已經超越了單純的自然荒原,在他的作品里,荒原是一個意象,是他完成自己作為一個知識分子獨立思考的象征載體。
“荒原系列”第一卷《失去男根的亞當》:描寫了在那個備戰備荒為人民的時代,人們被臆想中的戰爭鼓噪著熱情,斗志昂揚地造就山外幾千里防御線上的立體長城。然而一個早晨的十五響悶炮終于完成了積石大禹山脈回應人類的災變:生命的氣浪在石破天驚的變化中隨風逸去。積石大禹山脈中段的“拔斷筋”的半邊山體崩落了,它將無數大大小小的巖石蓋向人群,遠山近草一陣抽搐之后,生命沒有了任何聲息。戰友在瞬間被崩塌的山體掩埋。幸存者“我”和老河、鬼不養兵娃回到了森林,回到了蒼家人的原始家園,進而看到了荒原女蒼女西樂的天賦自然,而非同一般的荒原猛狗蒼狗獒拉,在第一次和“我”碰面時就被一種神秘的力量奠定了互相依存的基礎。若干年后,當“我”走出監獄去尋找積石大禹山脈的所有靈命時,驀然發現積石大禹山脈中盤結的老樹、蔥蘢的嘉木和欣榮的芳草已經從這個地球上消弭,而蒼狗獒拉來了,它“一口咬掉了我的雄性的根本、男人的陽具。”
第五卷《大悲原》(又名《圣雄》):是楊志軍對自然最徹底和最抒情的歌詠,是關于部落戰爭和草原民族的浪漫悲情。在這部關于荒原生命遷徙的史詩性的作品中,楊志軍與原初自然的生物奇異地相遇,并且想象著他們奔跑的方向。由于神靈對人類的懲罰,草原上突然流行花柳病。當亞敦哥洛,這位草原上最勇武的戰士因病被他所忠誠的部落拋棄的時候,是自然收留了他。無論是他孤獨的征戰,對一百零一個男人陽物的攫取,還是孕育生命的石破天驚,都是自然最昂貴的饋贈。亞敦哥洛的兒子巴思坎得爾在原始剖腹產的血光迸濺中獲得了他一生的宿命:自然荒原和人類生命的殊途同歸。巴思坎得爾是草原上最偉大的強盜和歌手,而強盜和歌手都是自有人類以來最古老的職業,他們激發著巴思坎得爾的無窮想象,成為巴思坎得爾激情的源泉。自然之子巴思坎得爾在世界第一號強盜和草原最杰出歌手的夢想中,完成了他的自由不羈的一生。
第七卷《天荒》:應該是楊志軍的小說中最具鏡象意義的作品。這部小說迄今還沒有引起人們足夠的重視,很多人誤讀了此書。實際上,楊志軍仍然在他的荒原行走,他借用了石油城這個他所熟悉的容器放置自己的思考結果,正如馬爾克斯用他童年的世界(馬貢多)對一切巨大然而徒勞的奮斗的拉丁美洲歷史的總結。《天荒》中的石油城亦是一座鏡子城。《天荒》中的石油城盛產酒鬼,酒催生了人們的情欲,也催生了人類無可挽回的災難。由此,石油城在酒的導引下,轟轟烈烈地生,也轟轟烈烈地亡,人在酒海里向自然撈取救命稻草,企圖醫治日漸衰微的雄性,自然的精靈飄風鳥兒則在人類殘忍的虐殺中宣告了整個城市的永遠陽痿。楊志軍把對酒的想象寫到了極端,他漫天鋪開酒的羅網,讓整個城市在酒氣氤氳之中演繹歷史的進程。這部小說貌似寫實,實際卻極具隱喻意味,石油城海寧市既是現實的幻象,也是現實的放大,飲食男女的生活表象下是自然與人的激烈廝殺,同歸于盡的最終命運。楊志軍的描寫是漫畫式的鋪張,他把平常導入深刻,把現實導入未來,讓酒成為人類的殺手,又讓人類成為自然的殺手,生存鏈上的每一環都是不可挽回的斷裂。
《大祈禱》:2002年由中國工人出版社出版,植根于民間記憶,具有文學史價值。是對中國知青最真實、最本色的探索,是忠實于原生狀態、袒呈個人與集體靈魂世界的文本。一群心性純真而又有理想有抱負的男女知青,因為一次平常的小型聚會,遭到逮捕,被判處15至20年徒刑,并且流放于莽莽昆侖山下的荒酷深處。從此,他們被監禁、游斗,被馴化、畸化、獸化。從此,他們屢逃屢囚,屢囚屢逃,人生的全部作為乃至活下去的目的在于逃亡、申訴、尋找無罪見證人。從此,他們自焚抗爭,割腕自殺,精神失常,慘遭輪奸。從此,他們始于荒誕勝似傳奇的真實經歷,驚天動地而又絕痛絕恥莫解。從此,他們跋涉于窮荒絕漠,漂泊于那陵格勒河,掙扎于食人土匪巢穴,混跡于移民原始部落,蓬頭垢面,身裹獸皮,甚至茹毛飲血。從此,他們性饑渴、性野蠻、性放縱,連最純潔的愛情也沉陷于原始的荒誕的獸欲的深淵。他們依然還在申訴、逃亡,精神卻先于肉體崩毀了,一如行尸。當主人公們依然沒有逃出披著人皮和神皮的丑類們制造的遼闊深遠而又無所不在的荒誕時,已經成了勤于庸俗和善于麻木的白發老翁、老嫗。作者曾以浮雕般力度,撰寫過長篇紀實文學《無人部落》,完成了這一三部集的長篇作品,讀來難禁百感,驚激不已。
《無人部落》:2000年由中國工人出版社出版。編輯推薦說:荒遠、冷闊、悲愴、悍烈的青海高原腹地,屬于生命的禁區。公元1965年,成千上萬的知青奔赴這片類似月球地貌的不毛之地,開始我們這顆行星最獨特、最動蕩、最痛楚的人生命運,從此,所有的思想都是自我投入,所有的愛情都在劫難逃,所有的青春和生命都肆伏著恥辱、恐怖與殺機,所有的蒙昧、黑暗、荒謬、殘酷都是以最革命和神圣的名義,說錯一言獲罪逮捕,寫差一字勞改三年,一句玩笑判刑十載,一次求愛百死一生,情侶出賣情侶,情書如同戰書,莫須有的知青地下復仇軍,知青流浪反革命集團,知青暴亂,知青成立中華大帝國案件,知青篡改毛主席地位陰謀……五花八門,無止無休的階級斗爭致使哭聲盈耳,同類相殘敵視。知青們集體的畸化、愚化、奴化、獸化,人人成為最虛弱、最盲目、最卑瑣、最無情而又最不堪一擊的生物。那出賣靈魂也出賣肉體的乞求,跪向遙遠故里的割腕自殺,顛沛流離在中印、西藏邊境的流亡、逃亡,無不以原汁原色原意的本真,托起了驚天動地的悲烈與空前絕后的歷史的英魂。
這是中國知青精神行旅不堪卒聞的挽歌。
這是東方古大陸最荒茫而又蒼涼的大唱。
楊志軍以浮雕般力度的行文與切割般鋒利的解析,使曠古未聞的歷史真相從此具有化石般的巨蘊、品格和意義。
《藏獒》:2005年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故事選定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的藏區草原,世代形成的部落恩怨還在,神秘的信仰崇拜還在起作用,“父親”、白主任、汪政委等一批入藏干部駐扎到草原上,他們必須學會與草原牧民交朋友,同時調合部落恩怨。而書中的“父親”,在無意間,用一袋天堂果(即花生),將七個上阿媽草原的小男孩與一只雪山藏獒引到西結古草原,引爆了一場深埋在兩個部落間的宿怨。七個小男孩,成為西結古草原人復仇的對象,而角斗的雙方,則是各衛其主的藏獒。藏獒的身后,還有草原上各種動物角色:藏狗、狼、金錢豹……彼此制約,形成險象環生的生物鏈,藏獒的角色尤其復雜:在人與狼的沖突中,它們要保護人類的安全;而在人與人的沖突中,它們要捍衛自己的部落;寺廟的喇嘛需要格外尊崇,同時還有自己的獒王……作為狼的天敵,它們不屑于小算計、小花招,卻必須具有超人的智慧與計謀。而只有打遍天下無敵手的藏獒,才能成為領地的獒王。藏獒的世界,被楊志軍寫得有如武俠江湖,有大俠間的比武、有情敵間的較量,一次次的高手過招,小說臨近結尾處的兩次比武,猶顯得逼人魂魄:上阿媽草原的藏獒必須與西結古草原的獒王比武,才能印證自己是傳說中的雪山神獅;他必須戰勝送鬼人用仇恨養大的飲血王黨項羅剎,才能維護領地的安全……而最終征服飲血王黨項羅剎的,不是獒王的威力,而是書中父親的愛心。
《藏獒2》:2007年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西結古草原上發生了百年不遇的特大雪災,牧民和牲畜似乎都瞬間消逝了。肆虐的災害代替了一切,大草原上到處都是在饑餓中尋找獵物的狼群、豹群和猞猁群。不尋常的是,多猻草原和上阿媽草原的狼群也都悄悄集結到了這里,饑餓的狼群隨時準備向受災的牧民發起攻擊。使命催動著藏獒勇敢忠誠的天性,為了保護人類的利益,西結古草原的領地狗群在獒王岡日森格的率領下,撲向了大雪災中所有的狼群和危難……與前作相比,《藏獒二》的場景更加壯闊宏大,故事情節更加曲折刺激,內涵更加豐富,敘事更加嫻熟,基調也更加蒼涼悲壯。獒狼之間的戰爭由小規模的單兵作戰式爭斗升級成為獒群與狼群之間大規模沖突。在作者筆下,草原上最敵對的兩種動物之間的戰爭與人類戰爭一樣,既講求戰術策略,也注重排兵布陣協同作戰。可以說,《藏獒二》中展露的是更為豐富的藏獒精神。
《藏獒3》:2008年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延續了前兩部的精彩和悲壯,它講的是:上世紀1967年,人類驅使藏獒替代自己進行大規模武斗,于是,西結古藏獒和東結古藏獒、上阿媽藏獒和多獼藏獒開始了一場悲壯的自相殘殺,于是鮮血染紅了雪山草原,禿鷲覆蓋了藍色的天空,悲傷逆流成奔騰的河。于是,一代獒王雪山獅子岡日森格死去了,飲血王黨項羅剎多吉來吧死去了,無數忠勇的藏獒死去了,純種的喜瑪拉雅藏獒遭受滅頂之災,成了青藏高原不散的魂靈和父親心中永遠的痛。如果說《藏獒》和《藏獒2》寫的是藏獒的成長和輝煌,《藏獒3》(終結版)則寫的是藏獒的悲劇性終結。讀《藏獒3》(終結版),會感受前所未有的情感沖擊,那種悲愴,那種凄涼,那種心痛,將是這幾年來難得的閱讀體驗。藏獒因為忠誠和無私無畏成了人類的朋友,又因此成為人類的貪婪和愚魅的犧牲品。
《敲響人頭鼓》:2006年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敲響人頭鼓》是一部看似紀實小說的文本,幾個關注吐蕃墓群的朋友進藏尋找丟失了的七顆無敵法王石真言人頭鼓。人頭鼓是藏傳密宗的法器,是古代巫圣的象征,是護法神大黑天的標志。是都蘭吐蕃墓群出土的稀世之寶。這樣的描述太像真實的場景,也許的確是真實的事件,但更是一個理想的象征物,而尋找人頭鼓之旅,是人生的理想之旅,漂泊之旅,歸鄉之旅。楊志軍的長篇小說《敲響人頭鼓》在他的諸多著作中并不是最重要的,但卻是最有歸鄉意識的。小說起始是出發,意味著有兩條線同時啟程了:一條是作品人物的出發尋鼓;一條是人頭鼓的歸鄉漂泊。是一部歸家之旅的書寫。它的源頭是《亡命行跡》的出發,而其中的流浪者也在行走的路上轉換了角色。《敲響人頭鼓》從歷史的現實氛圍中凝煉出了精神的蒸餾水,在尋找與抵達中呼應了《亡命行跡》。此時,另一條線索漸行漸清晰,那就是宗教的大音。楊志軍對藏傳佛教有著深切的體悟,他的極深極大的悲憫也與宗教是完全的契合。但他又不惟宗教為宗教,而是信奉信仰。信仰才是他理解的宗教精神,這是他超越一切有形事物的心靈基座,由此他從具象的宗教幻化而出的靈魂才能自由地飛翔。于是,《亡命行跡》兩次駝運的源由班禪歸鄉,就是《敲響人頭鼓》的命運召喚。
《遠去的藏獒》:這是一部散文集,2006年由東方出版中心出版。,《遠去的藏獒》呈現了另一種風景,在讀者的想象之外放映西部陌生或熟悉的生活片段,是默片時代的黑白膠片,散發著蒼涼厚重的大美。他對西部的記錄是靜悟的也是流動的,他的敘說真摯而虔誠,生動而準確,性靈而幽默,沉痛而銳利。他以其厚道和曠達詮釋著西部文化和西部精神的生命掌紋,西部人接受了命運確立的方向,像一粒粒平淡的塵土活著而且彌漫著。他們幾乎是懷著某種快感地享受著自己生活的味道,連喝酒都喝得讓天地動容,西部人的達觀與寬容,善意與理所應當,是那片土地上最為質樸的生命狀態,生命的過程簡單,粗陋,甚至不可理喻,但卻張揚出淳厚樂觀的底色。他說,“在離天最近的地方,在空氣最少的地方,在陽光最多的地方,在河流最密的地方,在地域最廣的地方,在寂寞最盛的地方,在生活最難的地方,在死亡最易的地方,一種精神正在生長,一種不屈服于苦難和落后的人格精神正在詩意地生長,一種源于愛情源于自然源于信仰源于崇高的悲劇精神正在艱難地生長。”
《伏藏》:是百萬暢銷書作家楊志軍繼《藏獒》系列之后,第一部嘔心瀝血之作。這是撥開歷史迷霧,透視刀光血影,超越愛恨情仇的掘藏故事;這是破譯達賴情歌、宗教隱痛、藏地精神的慧智故事;這是拯救布達拉宮、拯救靈魂信仰的英雄故事。
中央民族大學教授邊巴被殺,引出古老神秘的暗殺組織,和利用六世達賴倉央嘉措“遺言”爆炸布達拉宮、摧毀藏傳佛教、動搖高原信仰的跨國大陰謀。中國藏學研究會藏學家香波王子,從北京逃亡到拉薩,從雍和宮追蹤到布達拉宮,用倉央嘉措情歌,在西藏歷史和藏地人心的隱秘深處,破譯西藏最大懸疑,發掘救世的密鑰……
這是一部以《達芬奇密碼》的懸疑方式破譯神秘的西藏歷史和西藏文化和藏教精神的巨著。作家身為佛教信徒,對西藏信仰有著深刻的研究,所以,作品是迄今為止最真實最豐富的西藏小說。作家是中國最暢銷作家之一,其《藏獒》系列已銷售百余萬冊,所以,《伏藏》也是最好看的西藏小說。
簡而言之:絕對懸疑的故事,絕對豐富的歷史,絕對真實的西藏,絕對神圣的信仰。
《西藏的戰爭》:1888年,英國軍隊悍然入侵西藏,但誰能占領心靈,誰才是最后的勝者,西藏,是被戰爭洗禮過的信仰之巔。槍炮過后,西藏還是原來的西藏,經幡高昂地飄揚著,勝利屬于寧靜與默想。戰爭中,愛情、人性、神靈、信仰將如何走向終極,走向死亡與再生、歸一與大同。,《西藏的戰爭》從宏大歷史與隱秘心靈雙重角度復現了這場驚心動魄的戰爭,并通過戰爭寫出了西藏獨特的文化精神以及作者對這種文化精神的理解和認同。
關于楊志軍的研究著作:
《藏獒:在都市中嚎叫》2006年湖南文藝出版社 
《尋找楊志軍——通向彼岸的多種可能》2010年青海人民出版社

  

楊志軍的自我評價


  對于《藏獒》中出沒的江湖俠氣,楊志軍說:根本不在乎你是不是想寫成武俠小說,而是在乎你的骨子里有沒有俠氣。楊志軍偏偏是有俠氣的人寫著寫著俠氣就流露出來了。楊志軍說:行俠仗義寄托了我的人格理想。我也許做汪到但絕對崇尚。有時候我想變成一個藏獒。故而寫藏獒也是因為潛意識中這種愿望做怪。

  楊志軍說《藏獒》擬人化描寫,不僅是一個擬人化的問題,草原上的宗教牧人思維,萬物平等和萬物有靈的,這是我擬人化和擬物化的基礎。也就是說藏傳佛教的眼光牧民的眼肖一旦變成我的眼光,就自然而然地使人有了獒性,獒有了人性。幾乎是人獒不分了。所以說我是天真的。

    4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線的詞條資料來自網友(一些人是某學科領域的專家)貢獻,供您查閱參考。一些和您切身相關的具體問題(特別是健康、經濟、法律相關問題),出于審慎起見,建議咨詢專業人士以獲得更有針對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及時給予刪除。3.如需轉載本頁面內容,請注明來源于www.hjpiis.live

    詞條保護申請

  • * 如果用戶不希望該詞條被修改,可以申請詞條保護
    * 管理員審核通過后,該詞條會被設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該詞條的創建者才能申請詞條保護

聯系我們意見反饋幫助中心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線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證090285號
秒速时时彩出码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