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注微信,獲取更多信息
閱讀 34604 次 歷史版本 12個 創建者:Gnian (2010/9/2 19:30:23)  最新編輯:toilasinhvien (2011/1/21 23:09:32)
孔子
拼音:Kǒngzǐ
英文:Confucius
同義詞條:孔丘,孔仲尼
目錄[ 隱藏 ]
 
孔子 畫像
孔子 畫像
  孔子(前551年9月28日-前479年4月11日),子姓,孔氏,名丘,字仲尼,(今中國山東曲阜)人,春秋末期的思想家教育家。孔子集華夏上古文化之大成,在世時已被譽為“天縱之圣”、“天之木鐸”,是當時社會上最博學者之一,并且被后世統治者尊為孔圣人、至圣、至圣先師、萬世師表。孔子和儒家思想對中國和朝鮮半島日本越南等地區有深遠的影響,這些地區又被稱為儒家文化圈

  孔子的遠祖是宋國貴族,王室的后裔。周武王滅殷后,封殷宗室微子啟于宋。由微子經微仲衍、宋公稽、丁公申,四傳至泯公共。泯公長子弗父何讓國于其弟鮒祀。弗父何為卿。孔子先祖遂由諸候家轉為公卿之家。弗父何之曾孫正考父,連續輔佐宋戴公、武公、宣公,久為上卿,以謙恭著稱于世。孔子六祖孔父嘉繼任宋大司馬。按周禮制,大夫不得祖諸候,“五世親盡,別為公候”,故其后代以孔為氏。后宋太宰華父督作亂,弒宋殤公,殺孔父嘉。其后代避難奔魯(孔氏為魯國人自此始),卿位始失,下降為士。孔子曾祖父防叔曾任魯防邑宰。祖父伯夏的事跡無考。父親名紇,字叔,又稱叔梁紇,為一名武士,以勇力著稱。叔梁紇先娶施氏,無子,其妾生男,病足,復娶顏徵在,生孔子。

  相傳孔子有弟子三千,賢弟子七十二人,孔子曾帶領弟子周游列國14年。孔子還是一位古文獻整理家,曾修《詩》《書》,定《禮》《樂》,序《周易》,作《春秋》。孔子的思想及學說對后世產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
   
  2005年9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172屆執行局會議批準,以中國政府名義正式設立“孔子教育獎”。該獎主要表彰在教育領域,特別是農村教育和掃盲領域、婦女兒童教育領域取得突出成就的政府機構、非政府組織和具有杰出貢獻的個人。這一獎項每年頒發一次,評出兩名獲獎者。

生平


 
先師孔子行教像(唐·吳道子)
先師孔子行教像(唐·吳道子)
 孔子生年一般按《史記·孔子世家》所記為魯襄公二十二年,而生月生日《史記》未記,按《谷梁傳》所記“十月庚子孔子生”。換算為當今之公歷應為公元前551年9月8日生。
  
  孔子生在魯國。魯國為周公旦之子伯禽封地,對周代文物典籍保存完好,素有“禮樂之邦”之稱。魯襄公二十九年(前544年)吳公子季札觀樂于魯,嘆為觀止。魯昭公二年(前540年)晉大夫韓宣子訪魯,觀書后贊嘆“周禮盡在魯矣!”魯國文化傳統與當時學術下移的形勢對孔子思想的形成有很大影響。
  
  孔子早年喪父,家境衰落。他曾說過:“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年輕時曾做過“委吏”(管理倉廩)與“乘田”(管放牧牛羊)。雖然生活貧苦,孔子十五歲即“志于學”。他善于取法他人,曾說:“三人行,必有吾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論語·述而》)他學無常師,好學不厭,鄉人也贊他“博學”。
  
  孔子“三十而立”,并開始授徒講學。凡帶上一點“束修”的,都收為學生。如顏路、曾點、子路、伯牛、冉有、子貢、顏淵等,是較早的一批弟子。連魯大夫孟僖子其子孟懿子和南宮敬叔來學禮,可見孔子辦學已名聞遐邇。私學的創設,打破了“學在官府”的傳統,進一步促進了學術文化的下移。
  
 
立于德國柏林的孔子像
立于德國柏林的孔子像
 魯國自宣公以后,政權操在以季氏為首的三桓手中。昭公初年,三家又瓜分了魯君的兵符軍權。孔了曾對季氏“八佾舞于庭”的僭越行為表示憤慨。昭公二十五年(前517年)魯國內亂,孔子離魯至齊。齊景公向孔子問政,孔子說:“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又說:“政在節財。”齊政權操在大夫陳氏,景公雖悅孔子言而不能用。
  
  孔子在齊不得志,遂又返魯,“退而修詩書禮樂,弟子彌眾”,從遠方來求學的,幾乎遍及各諸候國。其時魯政權操在季氏,而季氏又受制于其家臣陽貨。孔子不滿這種政不在君而在大夫,“陪臣執國命”的狀況,不愿出仕。他說:“不義而富且貴,于我如浮云。”
  
  魯定公九年(前501年)陽貨被逐,孔子才見用于魯,被任為中都宰,是年孔子五十一歲。“行之一年,四方則之”。遂由中都宰遷司空,再升為大司寇。魯定公十年(前500年)齊魯夾谷之會,魯由孔子相禮。孔子認為“有文事者必有武備,有武事者必有文備”,早有防范,使齊君想用武力劫持魯君之預謀未能得逞,并運用外交手段收回被齊侵占的鄆、灌、龜陰之田。定公十二年(前498年)孔子為加強公室,抑制三桓,援引古制“家不藏甲,邑無百雉之城”提出“墮三都”的計劃,并通過任季氏宰的子路去實施。由于孔子利用了三桓與其家臣的矛盾,季孫氏、叔孫氏同意各自毀掉了費邑與后邑。但孟孫氏被家臣公斂處父所煽動而反對墮成邑。定公圍之不克。孔子計劃受挫。
  
  孔子仕魯,齊人聞而懼,恐魯強而并己,乃饋女樂于魯定公與季桓子。季桓子受齊女樂,三日不聽政。孔子政治抱負難以施展,遂帶領顏回、子路、子貢、冉有等十余弟子離開“父母之邦”,開始了長達十四年之久的周游列國的顛沛流離生涯。是年孔子已五十五歲。先至衛國,始受衛靈公禮遇,后又受監視,恐獲罪,將適于陳。過匡地,被圍困五天。解圍后原欲過蒲至晉,因晉內亂而未往,只得又返衛。曾見南子,此事引起多方的猜疑。衛靈公怠于政,不用孔子。孔子說:“茍有用我者,期月而已,三年有成。”后衛國內亂,孔子離衛經曹至宋。宋司馬桓魁欲殺孔子,孔子微服過宋經鄭至陳,是年孔子六十歲。其后孔子往返陳蔡多次,曾“厄于陳蔡之間”。據《史記》記載:因楚昭王來聘孔子,陳、蔡大夫圍孔子,致使絕糧七日。解圍后孔子至楚,不久楚昭王死。衛出公欲用孔子。孔子答子路問曰,為政必以“正名”為先。返衛后,孔子雖受“養賢”之禮遇,但仍不見用。魯哀公十一年(前484年)冉有歸魯,率軍在郎戰勝齊軍。季康子派人以幣迎孔子。孔子遂歸魯,時孔子年六十八。
  
  孔子歸魯后,魯人尊以“國老”,初魯哀公與季康子常以政事相詢,但終不被重用。孔子晚年致力于整理文獻和繼續從事教育。魯哀公十六年(前479年)孔子卒,葬于魯城北泗水之上。

孔子身世


  據考證,孔子的六代祖叫孔父嘉,是宋國的一位大夫,做過大司馬,在宮廷內亂中被殺,其子木金父為避滅頂之災逃到魯國的陬邑,從此孔氏在陬邑定居,變成了魯國人。

  孔子的父親叫叔梁紇(叔梁為字,紇為名),母親叫顏征在。叔梁紇是當時魯國有名的武士,建立過兩次戰功,曾任陬邑大夫。叔梁紇先娶妻施氏,生9女,無子。又娶妾,生一子,取名伯尼,又稱孟皮。孟皮腳有毛病,叔梁紇很不滿意,于是又娶顏征在。當時叔梁紇已66歲,顏征在還不到20歲。

  公元前551年(魯襄公二十二年),孔子生于魯國陬邑昌平鄉(今山東曲阜城東南)。因父母曾為生子而禱于尼丘山,故名丘,字仲尼。孔子三歲時,叔梁紇卒,孔家成為施氏的天下,施氏為人心術不正,孟皮生母已在叔梁紇去世前一年被施氏虐待而死,孔子母子也不為施氏所容,孔母顏征在只好攜孔子與孟皮移居曲阜闕里,生活艱難。孔子17歲時,孔母顏征在卒。孔子19歲娶宋人亓官氏之女為妻,一年后亓官氏生子,魯昭公派人送鯉魚表示祝賀,孔子感到十分榮幸,給兒子取名為鯉,字伯魚。

教育生涯


 
先師孔子行教像
先師孔子行教像
 孔子一生中有一大半的時間,是從事傳道、授業、解惑的教育工作。他創造了卓有成效的教育、教學方法;總結、倡導了一整套正確的學習原則;形成了比較完整的教學內容體系;提出了一系列有深遠影響的教育思想;樹立了良好的師德典范。

  孔子的教育活動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自開始辦學,到去齊國求仕之前,約7、8年時間。這一階段他的的門徒還不大多,但是辦學有成效,在社會上已經有了較大的名聲。在這一時期,孔子的學生中有比他只小6歲的顏路(顏回之父),有比他只小9歲的子路。子路幾乎是終生陪伴著孔子。

  第二階段:自37歲(魯昭公二十七年、公元前515年)從齊國返回魯國到55歲(魯定公十三年,公元前497年)周游列國之前。這一階段共計18年的時間。這18年中,孔子雖然有4年多的時間在做官從政,但并沒有停上授徒。這一階段是孔子教育事業大發展的階段。他的教育經驗越來越豐富,教育水平越來越高,名氣越來越大,所收的弟子越來越多。除了魯國的學生之外,他的學生中還有來自齊、楚、衛、晉、秦、陳、吳、宋等國的求學者。孔子的威望已經樹立起來。他的一些有名的弟子,如顏回、子貢、冉求、仲弓等,大都是這一時期進入孔門的。這些弟子中的一部分人后來跟隨他周游了列國,一部分從了政。

  第三階段:自68歲(魯哀公十一年。公元前484年)周游列國結束回到魯國,到他去世,共5年時間。這時,他雖然被季康子派人迎回魯國,但魯哀公、季氏最終并沒有任用他。他雖然有大夫的身份,有時也發表一些政見,但沒有人聽從他的意見。他把精力集中到辦教育與整理古代文獻典籍上了。這一時期他的學生也很多,并培養出了子夏、子游、子張、曾參等才華出眾的弟子。這幾個人后來大都從事了教育事業。對儒家學派的形成與發展,對孔子思想的傳播起到了重要作用。

  孔子在周游列國的十四年中,也沒有停止過教育活動。他在衛國、陳國先后住了數年的時間并沒有從政,弟子就在身邊,師生之間不可能不進行學術研討。他帶著弟子到列國去周游,本身就開闊了這些學生的眼界,他們的意志也受到了磨練。這可以說是一種特殊的教育活動。孔子一生從事教育事業,相傳有弟子三千,賢弟子七十二人,在德行方面表現突出的有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在語言方面表現突出的有宰我、子貢,辦理政事能力較強的有冉有、子路;熟悉古代文獻的有子游、子夏。在孔子的弟子中,有不少人都干出了一番成就,對于當時政治,尤其是對于孔子思想的傳播,對于儒家的形成和發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縱觀孔子的一生,他對他的學生的影響,一部分是通過言傳,通過學習古代文獻、傳授各種技藝,而更多的、更為深刻的則是身教。他的勤奮好學,他對真理、對理想、對完美人格的追求,他的正直、善良、謙虛、有禮,他對國家的忠誠與對老百姓的關心,都深深地感染著他的學生與后人。嚴格要求自己,以身作則,既是孔子的高尚師德,也是孔子提出的一條教育原則。孔子愛教育、愛學生,誨人不倦,他能平等對待學生,做到教學相長,嚴格要求自己、以身作則。孔子是具有高尚師德的一代宗師。

  學生們對老師非常崇敬,當有人誹謗孔子時.學生們站出來為孔子辯護,捍衛孔子的崇高人格。“叔孫武叔毀仲尼。子貢曰:‘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毀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逾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逾焉。人雖欲自絕,其何傷于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孔子的弟子中,有些人幾乎是終生陪伴著孔子,其情感之深,勝于父子兄弟。

  孔子死后,被葬于曲阜城北的泗水岸邊,弟子們以對父親之禮儀對待孔子,為其服喪3年。子貢在孔子的墳前蓋了一間小屋,為孔子守墳6年。中國歷史上創辦私學的先行者,第一位職業教師,得到了弟子們的衷心尊敬。

政治生涯


  孔子終生熱衷于從事政治,有一腔報國之熱血,也有自己的政治見解,但 最高統治者對于他始終是采取一種若即若離、敬而遠之的態度。他真正參與政治的時間只有四年多, 在這四年多的時間里,他干了不少事,職務提升也很快。但 終究因為與當權者政見不同而分道揚鑣了。此時他已50多歲,迫于形勢,他離開了魯國,開始了被后人稱之為周游列國的政治游說,14年中,東奔西走,多次遇 到危險,險些喪命。后雖被魯國迎回,但魯終不用孔子。(左圖為孔子夾谷會齊王)

  孔子自20多歲起,就想走仕途,所以對天下大事非常關注,對治理國家的 諸種問題,經常進行思考,也常發表一些見解,到30歲時,已有些名氣。魯昭公二十年,齊景公出訪魯國時召見了孔子,與他討論秦穆公稱霸的問題, 孔子由此結 識了齊景公。魯昭公25年,魯國發生內亂,魯昭公被迫逃往齊國,孔子也離開魯國,到了齊國,受到齊景公的賞識和厚待,甚至曾準備把尼溪一帶的田地封給孔子,但被大夫晏嬰阻止。魯昭公27年,齊國的大夫想加害孔子,孔子聽說后向齊景公求救,齊景公說:“吾老矣,弗能用也。”孔子只好倉皇逃回魯國。

  當時的魯國,政權實際掌握在大夫的家臣手中,被稱為“陪臣執國政”,因此孔子雖有過兩次從政機會,卻都放棄了,直到魯定公9年被任命為中都宰,此時孔子已51歲了。孔子治理中都一年,卓有政績,被升為小司空,不久又升為大司寇,攝相事,魯國大治。魯定公12年,孔子為削弱三桓(季孫氏、叔孫氏、 孟孫氏三家世卿,因為是魯桓公的三個孫子故稱三桓,當時的魯國政權實際掌握在他們手中,而三桓的一些家臣又在不同程度上控制著三桓),采取了墮三都的 措施(即拆毀三桓所建城堡)。后來墮三都的行動半途而廢,孔子與三桓的矛盾也隨之暴露。魯定公13年,齊國送80名美女到魯國,季桓氏接受了女樂,君臣迷 戀歌舞,多日不理朝政,孔子非常失望,不久魯國舉行郊祭,祭祀后按慣例送祭肉給大夫們時并沒有送給孔子,這表明季氏不想再任用他了,孔子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離開魯國,到外國去尋找出路,開始了周游列國的旅程,這一年,孔子55歲。

  孔子帶弟子先到了衛國,衛靈公開始很尊重孔子,按照魯國的俸祿標準發給 孔子俸粟6萬,但并沒給他什么官職,沒讓他參與政事。孔子在衛國住了約10個月,因有人在衛靈公面前進讒言,衛靈公對孔子起了疑心,派人公開監視孔子的行動, 于是孔子帶弟子離開衛國,打算去陳國。路過匡城時,因誤會被人圍困了5日,逃離匡城,到了蒲地,又碰上衛國貴族公叔氏發動叛亂,再次被圍。逃脫后,孔子又 返回了衛國,衛靈公聽說孔子師徒從蒲地返回,非常高興,親自出城迎接。此后孔子幾次離開衛國,又幾次回到衛國,這一方面是由于衛靈公對孔子時好時壞,另一方面 是孔子離開衛國后,沒有去處,只好又返回。

  魯哀公2年(孔子59歲),孔子離開衛國經曹、宋、鄭至陳國,在陳國住了 三年,吳攻陳,兵荒馬亂,孔子便帶弟子離開,楚國人聽說孔子到了陳、蔡交界處,派人去迎接孔子。陳國、蔡國的大夫們知道孔子對他們的所做所為有意見,怕孔子 到了楚國被重用,對他們不利,于是派服勞役的人將孔子師徒圍困在半道,前不靠村,后不靠店,所帶糧食吃完,絕糧7日,最后還是子貢找到楚國人,楚派兵迎孔子, 孔子師徒才免于一死。孔子64歲時又回到衛國,68歲時在其弟子冉求的努力下,被迎回魯國,但仍是被敬而不用。魯哀公16年,孔子73歲,患病,不愈而卒。

孔子年譜


      1歲: 公元前551年(魯襄公二十二年)
           孔子生于魯國陬邑昌平鄉(今山東曲阜城東南)。因父母曾為生子而禱于尼丘山,故名丘,字仲尼。
           關于孔子出生年月有兩種記載,相差一年,今從《史記·孔子世家》說。

      3歲:公元前549年(魯襄公二十四年)
           其父叔梁紇卒,葬于防山(今曲阜東25里處)。孔母顏征在攜子移居曲阜闕里,生活艱難。

      5歲:公元前547年(魯襄公二十六年)
           孔子弟子秦商生,商字不慈,魯國人。

      6歲:公元前546年(魯襄公二十七年)
           弟子曾點生,點字皙,曾參之父。

      7歲:公元前545年(魯襄公二十八年)
           弟子顏繇生,繇又名無繇,字季路,顏淵之父。

      8歲:公元前544年(魯襄公二十九年)
           弟子冉耕生,字伯牛,魯國人。

      10歲:公元前542年(魯襄公三十一年〕
            弟子仲由生,字子路,卞人。
            是年魯襄公死,其子躌繼位,是為昭公。

      12歲:公元前540年(魯昭公二年)
            弟子漆雕開生,字子若,蔡人。

      15歲:公元前537年(魯昭公五年〕
            孔子日見其長,已意識到要努力學習做人與生活之本領,故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學”。(《論語·為政》)

      16歲,公元前536年(魯昭公六年)
            鄭鑄刑鼎。
            弟子閩損生,字子騫,魯國人。

      17歲:公元前535年(魯昭公六年〕
            孔母顏征在卒。
            是年。季氏宴請士一級貴族,孔子去赴宴,被季氏家臣陽虎拒之門外。

      19歲:公元前533年(魯昭公九年)
            孔子娶宋人亓官氏之女為妻。

      20歲:公元前532年(魯昭公十年)
            亓官氏生子。據傳此時正好趕上魯昭公賜鯉魚于孔子,故給其子起名為鯉,字伯魚。
            是年孔子開始為委吏,管理倉庫。

      21歲:公元前531年(魯昭公十一年)
            是年孔子改作乘田,管理畜牧。孔子說:“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 (《論語·子罕》) 此“鄙事”當包括“委吏”、”乘田”。

      27歲,公元前525年(魯昭公十七年〕
            郯子朝魯,孔子向郯子詢問郯國古代官制。
            孔子開辦私人學校,當在此前后。

      30歲:公元前522年(魯昭公二十年〕
            自十五歲有志于學至此時已逾15年,孔子經過努力在社會上已站住腳,故云”三十而立”。(《論語·為政》)
            是年齊景公與晏嬰來魯國訪問。齊景公會見孔子,與孔子討論秦穆公何以稱霸的問題。
            弟子顏回、冉雍、冉求、商瞿、梁鴷生。回字淵,雍字仲弓,求字子有,瞿字子木,皆魯國人;鴷字叔魚,齊國人。

      31歲:公元前521年(魯昭公二十一年)
            弟子巫馬施、高柴、宓不齊生。施字子期,陳國人;柴字子高,齊國人;不齊字子賤,魯國人。

      32歲:公元前520年(魯昭公二十二年)
            弟子端木賜生,賜字子貢,衛國人。

      34歲:公元前518年(魯昭公二十四年)
            孟懿子和南宮敬叔學禮于孔子。
            相傳孔子與南宮敬叔適周問禮于老聘,問樂于萇弘。

      35歲:公元前517年(魯昭公二十五年)
            魯國發生內亂。《史記·孔子世家》云:“昭公率師擊(季)平子,平子與孟孫氏、叔孫氏三家共攻昭公,昭公師敗,奔齊。”孔子在這一年也到了齊國。

      36歲,公元前516年(魯昭公二十六年)
            齊景公問政于孔子,孔子對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孔子得到齊景公的賞識,景公欲以尼溪之田封孔于,被晏子阻止。
            孔子在齊聞《韶》樂,如醉如癡,三月不知肉味。

      37歲:公元前515年(魯昭公二十七年)
            齊大夫欲害孔子,孔子由齊返魯。
            吳公子季札聘齊,其子死,葬于瀛、博之間。孔子往,觀其葬禮。
            弟子樊須、原憲生。須字子遲,魯國入;憲字子思,宋國人。

      38歲:公元前514年(魯昭公二十八年)
            晉魏獻子(名舒)執政,舉賢才不論親疏。孔子認為這是義舉,云:“近不失親,遠不失舉,可謂義矣。”

      39歲,公元前513年(魯昭公二十九年)
            是年冬天晉鑄刑鼎,孔子曰“晉其亡乎,失其度矣。”

      40歲:公元前512年(魯昭公三十年)
            經過幾十年的磨練,對人生各種問題有了比較清楚的認識,故自云“四十而不惑”。
            弟子澹臺滅明生。滅明字子羽,魯國人。

      41歲:公元前511年(魯昭公三十一年)
            弟子陳亢生。亢字子禽,陳國人。

      42歲:公元前510年(魯昭公三十二年)
            昭公卒,定公立。

      43歲:公元前509年(魯定公元年)
            弟公西赤生。赤字華,魯國人。

      45歲:公元前507年(魯定公三年)
            弟子卜商生。商字子夏,衛國人。

      46歲:公元前506年(魯定公四年)
            弟子言偃生。偃字子游,吳國人。

      47歲:公元前505年(魯定公五年)
            弟子曾參、顏幸生。參字子輿,魯國人。幸字子柳,魯國人。

      48歲:公元前504年(魯定公六年)
            季氏家臣陽虎擅權日重。孔子稱之為“陪臣執國命”。(《論語·季氏》)
            《史記·孔子世家》云:“陪臣執國政。......故孔子不仕,退而修《詩》、《書》、《禮》、《樂》,弟子彌眾,至自遠方,莫不受業焉。”
            陽虎欲見孔子,孔子不想見陽虎、后二人在路上相遇。陽虎勸孔子出仕,孔子沒有明確表態。此事當在魯定公五年或魯定公六年。

      49歲:公元前503年(魯定公七年)
            弟子顓孫師生。師字子張,陳國人。

      50歲:公元前502年(魯定公八年)
            自謂”五十而知天命”。(《論語·為政》)
            公山不狃以費叛季氏,使人召孔子,孔子欲往,被子路阻攔。

      51歲: 公元前501年(魯定公九年)
            孔子為中都宰,治理中都一年,卓有政績,四方則之。
            弟子冉魯、曹坅、伯虔、顏高,叔仲會生。魯字子魯,魯國人:坅字子循,蔡國人:虔字子析,魯國人;高字子驕,魯國人:會字子期。魯國人。

      52歲:公元前500年(魯定公十年)
            孔子由中都宰升小司空,后升大司寇,攝相事。夏天隨定公與齊侯相會于夾谷。孔子事先對齊國邀魯君會于夾谷有所警惕和準備,故不僅使齊國劫持定公的陰謀未能得逞,而且逼迫齊國答應歸還侵占魯國的鄆、鄵、龜陰等土地。

      53歲:公元前499年(魯定公十一年)
            孔子為魯司寇,魯國大治。

      54歲:公元前498年(魯定公十二年)
            孔子為魯司寇。為削弱三桓,采取墮三都的措施。叔孫氏與季孫氏為削弱家臣的勢力,支持孔子的這一主張,但此一行動受孟孫氏家臣公斂處父的抵制,孟孫氏暗中支持公斂處父。墮三都的行動半途而廢。
            弟子公孫龍生。龍字子石,楚國人。

      55歲:公元前497年(魯定公十三年)
            春,齊國送80名美女到魯國。季桓子接受了女樂,君臣迷戀歌舞,多日不理朝政。孔子與季氏出現不和。孔子離開魯國到了衛國。
            十月,孔子受讒言之害,離開衛國前往陳國。路經匡地,被圍困。后經蒲地,遇公叔氏叛衛, 孔子與弟子又被圍困。后又返回衛都。

      56歲:公元前496年(魯定公十四年)
            孔子在衛國被衛靈公夫人南子召見。
            子路對孔子見南子極有意見批評了孔子。
            鄭國子產去世孔子聽到消息后,十分難過,稱贊子產是“古之遺愛”。

      57歲:公元前495年(魯定公十五年)
            孔子去衛居魯。夏五月魯定公卒,魯哀公立。

      58歲:公元前494年(魯哀公元年)
            孔子居魯,吳國使人聘魯,就“骨節專車”一事問于孔子。

      59歲:公元前493年(魯哀公二年)
            孔子由魯至衛。衛靈公問陳(陣)于孔子,孔子婉言拒絕了衛靈公。孔子在衛國住不下去,去衛西行。經過曹國到宋國。宋司馬桓(左鬼右隹)討厭孔子,揚言要加害孔子,孔子微服而行。

      60歲:公元前492年(魯哀公三年)
            孔子自謂”六十而耳順”。
            孔子過鄭到陳國,在鄭國都城與弟子失散獨自在東門等候弟子來尋找,被人嘲笑,稱之為”累累若喪家之犬”。孔子欣然笑曰:“然哉,然哉!”

      61歲:公元前491年(魯哀公四年)
            孔子離陳往蔡。

      62歲:公元前490年(魯哀公五年)
            孔子自蔡到葉。葉公問政于孔子,并與孔子討論有關正直的道德問題。
            在去葉返蔡的途中,孔子遇隱者。

      63歲:公元前489年(魯哀公六年)
            孔子與弟子在陳蔡之間被困絕糧,許多弟子因困餓而病,后被楚人相救。
            由楚返衛,途中又遇隱者。

      64歲:公元前488年(魯哀公七年)
            孔子在衛。主張在衛國為政先要正名。

      65歲:公元前487年(魯哀公八年)
            孔子在衛。是年吳伐魯,戰敗。孔子的弟子有若參戰有功。

      66歲:公元前486年(魯哀公九年)
            孔子在衛。

      67歲:公元前485年(魯哀公十年)
            孔子在衛。
            孔子夫人亓官氏卒。

      68歲:公元前484年(魯哀公十一年)
            是年齊師伐魯,孔子弟子冉有帥魯師與齊戰,獲勝。季康子問冉有指揮才能從何而來?冉有答曰“學之于孔子”。季康子派人以幣迎孔于歸魯。
            孔于周游列國14年,至此結束。
            季康子欲行“田賦”,孔子反對。孔子對冉有說:“君子之行也,度于禮。施取其厚,事舉其中,斂從其薄。如是則丘亦足矣”。

      69歲:公元前483年(魯哀公十二年)
            孔子仍有心從政,然不被用。孔子繼續從事教育及整理文獻工作。
            孔子的兒子孔鯉卒。

      70歲:公元前482年(魯哀公十三年)
            孔子自謂“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顏回卒,孔子十分悲傷。

      71歲:公元前481年(魯哀公十四年)
            是年春,狩獵獲麟。孔了認為這不是好征兆,說:“吾道窮矣”。于是停止修《春秋》。
            六月齊國陳恒弒齊簡公,孔子見魯哀公及三桓,請求魯國出兵討伐陳桓,沒有得到支持。

      72歲:公元前480年(魯哀公十五年)
            孔子聞衛國政變,預感到子路有生命危險。子路果然被害。孔子十分難過。

      73歲:公元前479年(魯哀公十六年)
            四月,孔子患病,不愈而卒。葬于魯城北。魯哀公誄之曰:“?天不吊,不潎遺一老,俾屏余一人以在位,煢煢余在疚,嗚呼哀哉!尼父!無自律”。不少弟子為之守墓三年,子貢為之守墓六年。弟子及魯人從墓而家者上百家,得名孔里。孔子的故居改為廟堂,孔子受到人們的奉祀。

三千弟子和七十二賢人


  據《史記》記載,孔子有弟子三千,其中精通六藝者七十二人,稱“七十二賢人”。 孔子有十位杰出弟子,號稱孔門十哲:

    * 在德行方面出眾的有:顏回、閔損、冉耕、冉雍。
    * 在政事方面出眾的有:冉求、仲由。
    * 在言語方面出眾的有:宰予、端木賜。
    * 在文學方面出眾的有:言偃、卜商。

  十哲以外,在文學方面出眾的有顓孫師、曾參、澹臺滅明、原憲、公冶長、樊須、有若、公西赤。 孔子死后,“七十子之徒散游諸侯,大者為師傅卿相,小者友教士大夫。”這樣就在政治上打破了貴族壟斷的世卿世祿制,為專制君主自由任免布衣卿相的官僚體制創造了條件。

箴言名句


學而時習之


  語出《論語·學而》:“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悅)乎?’”王肅注: “誦習以時,學無廢業,所以為悅。”王釋“學”與“習”為一義,似專指誦讀。但孔子教人學“六藝”,包括禮、樂、射、御、書、數,“誦習”僅是“一端” (見劉寶楠《論語正義》)。皇侃疏“時習”說:“凡學有三時。”一指年歲,二指季節,三指晨夕。近人蔣伯潛認為“學是知新,習是溫故”(《十三經概論》)。

敏于事而慎于言


  語出《論語·學而》:“子曰:‘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又《論語·里仁》:“君子欲訥于言而敏于行”。義相同。意為做事勤奮敏捷,說話卻謹慎。朱熹注:“敏于事者,勉其所不足。慎于言者,不敢盡其所有余也。”(《論語集注》)又釋:“事難行,故要敏;言易出,故要謹。”(《朱子語類》卷第二十二)另外在《荀子·子道》、《韓詩外傳》、《說苑·雜言》等篇都有孔子語子路“慎言不嘩”的記載。

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語出《論語·為政》:“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罔”,迷惘。鄭玄注:罔,猶罔罔無知貌。“殆”有兩義:一為危殆,疑不能定。一為疲殆,精神疲怠無所得。當從前解。此句可與“溫故而知新”章合參。近人楊樹達注:“溫故而不能知新者,學而不思也,不溫故而欲知新者,思而不學也。”(《論語疏證》)孔子首倡學思并重,對孔門弟子有很深影響。如子夏言博學近思,《中庸》言博學慎思,都認為學思不可偏廢。

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


  語出《論語·為政》“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鄭玄注:“不知可者,言不可行也”。孔安國注:“言人而不信,其余終無可”。朱熹說:“人面無真實誠心,則所言皆妄。”(《朱子語類》卷二四)近人蔣伯潛區分信有二義: “說話必須真實;說了話必須能踐言。”(《語譯廣解》)孔子及后儒極重信,“言忠信,行篤敬”(《論語·衛靈公》)是孔門的處世原則。

訥于言而敏于行


  語出《論語·里仁》:“子曰:‘君子欲訥于言而敏于行’”。包咸注:“訥,遲鈍也。言欲遲而行欲疾。”朱熹引謝良佐注曰:“放言易,故欲訥;力行難,故欲敏。”《論語》中尚有許多同義之句:“慎言其余,則寡悔”(《為政》)、 “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不逮也”(《里仁》)、“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憲問》)等,均可反映孔子一以貫之之重行慎言思想。參見“敏于事而慎于言”。

德不孤,必有鄰


  語出《論語·里仁》:“子曰:‘德不孤,必有鄰。’”

聽其言而觀其行


  語出《論語·公冶長》:“宰予晝夜。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墻不可圬也。于予與何誅?’子曰:‘始吾予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說苑·尊賢》記孔子言曰:“夫取人之術也,觀其言而察其行也……是故先觀其言而揆其行。” 《大戴禮記·五帝德》:“子曰:‘吾欲以語言取人,于予邪改之。’”也即此章義。朱熹引胡氏注曰:孔子語聽言觀行,“特因此立教以警群弟子,使謹于言而敏于行耳。”(《論語集注》)

敏而好學,不恥下問


  語出《論語·公冶長》:“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孔文子,衛大夫。“文”是他的謚。朱熹注:“凡人性敏多學不好學,位高者多恥下問。故謚法有以‘勤學好問’為文者,蓋亦人所難也。”(《論語集注》)又說:“古人謚法甚寬”,“孔文子固是不好,只此節此一惠,則敏學下問,亦是它好處”足見孔子“寬腸大度,所以責人也寬” (《朱子語類》卷二九)。

文質彬彬,然后君子


  語出《論語·雍也》:“子曰:‘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后君子’。”按字義,文,文采;質,質樸;彬彬,雜半之貌。南宋朱熹《論語集注》:“言學者當損有余,補不足,至于成德,則不期然而然矣”。清劉寶楠《論語正義》:“禮,有質有文。質者,本也。禮無本不立,無文不行,能立能行,斯謂之中。”孔子此言“文”,指合乎禮的外在表現;“質”,指內在的仁德,只有具備 “仁”的內在品格,同時又能合乎“禮”地表現出來,方能成為“君子”。文與質的關系,亦即禮與仁的關系。于此一則體現了孔子所竭力推崇的“君子”之理想人格;另一則反映了其一以貫之的中庸思想:即不主張偏勝于文,亦不主張偏勝于質;當不偏不倚,執兩用中,而做到過點且屬不易。“子曰:‘虞夏之質,殷周之文,至矣。虞夏之文,不勝其質;殷周之質,不勝其文;文質得中,豈易言哉?”(《禮記·表記》)

敬鬼神而遠之


  語出《論語·雍也》:“樊遲問知,子曰:‘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朱熹注:“專用力于人道之所宜,而不惑于鬼神之不可知,知者之事也。”(《論語集注》)清劉寶楠則釋此句為:“謂以禮敬事鬼神也”(《論語正義》)。《禮記·表記》:“子曰:‘夏道尊命,事鬼敬神而遠之,近人而忠焉;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禮;周人尊禮尚施,事鬼敬神而遠之,近人而忠焉。”結合上述孔子告樊遲語,可看出孔子持與夏人商人不同的鬼神觀,并教樊遲從周道。孔子在承認有鬼神的前提下,又提出對鬼神既不輕慢亦不要予以親近,這與其在日常生活、社會活動中強調先人事,后鬼神(《論語·先進》:“季路問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的態度相一致。

已欲立而立人,已欲達而達人


  語出《論語·雍也》,孔子答子貢問仁曰:“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能近取譬,可謂仁之方也已。”朱熹《論語集注》:“以己及人,仁者之心也,于此觀之,可以見天理之周流而無閑矣。”清阮元《研經室集》:“為之不厭,己立己達也;誨人不倦,立人達人也。立者,如‘三十而立’之立;達者,如‘在邦必達,在家必達’之達。”此句猶言自己想要站得住也要使他人站得住,自己欲事事行得通也應使他人事事行得通。是以體現孔子所倡導的“恕”之道,亦即關于“仁”的實踐途徑與方法。以己所欲譬諸他人而成全之,系“恕”之高標準,即從積極意義上實踐“仁”其低標準則是推己所厭及他人而不惡加,即從消極意義上實踐“仁”(見《論語·顏淵》: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推己及人,察己知人,亦即承認他人之價值,關心他人之生存與發展,從又一側面反映孔子思想的人道主義特征。

述而不作,信而好古


  語出《論語·述而》:“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于我老彭’。” 《漢書·儒林傳》:孔子“究觀古今之篇籍”敘《書》、稱《樂》、論《詩》、因魯《春秋》、好《易》,“皆因近圣之事,以立先王之教。故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朱熹《論語集注》:“孔子刪《詩》、《書》、定禮、樂、贊《周易》、修《春秋》,皆傳先王之舊,而未嘗有所作也”。其句意謂傳述舊章而不創作,對古代文化既服膺又喜好。“不作”與“好古”,系孔子對終其一生之教學與學術研究生涯的概括,同時亦體現出其整理歷史文化遺產的原則及其對上古文化的基本態度。所謂“不作”,朱熹認為孔子“其事雖述,而功則倍于作矣”(同上)。然后世學者認為實際上孔子有述亦有作。

默而識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


  語出《論語·述而》:“子曰:‘默而識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何有于我哉”。又見《孟子·公孫丑上》:“孔子曰:‘圣則吾不能,我學不厭而教不倦也’”;《呂氏春秋》亦記載:“孔子曰:‘吾何足以稱哉!勿已者,則好學而不厭,好教而不倦’”。其句意謂:默默將所見所聞記于心間,發憤學習從不滿足,教導學生不知疲倦。南宋朱熹《論語集注》:“三者已非圣人之極至,而猶不敢當,則謙而又謙之辭”。近人錢穆認為“或以本章為謙辭,實非也。”(《論語新解》)孔子于此所舉三事:其一,重在言識(記憶),不在言默,所謂“多聞,質而守之”(《禮記·緇衣》),“多聞擇其善者而從之,多見而識之”(《論語·述而》),其二、三,則表達了孔子于求知學問的勤勉不怠和教授弟子的一腔熱忱,同時也是孔子從認識和方法對“學”與“教(教誨)”的合理總結。

不義而富且貴,于我如浮云


  語出《論語·述而》:“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貴,于我如浮云’”。漢鄭玄注:“富貴而不以義者,于我如浮云,非己之有也”。南宋朱熹《論語集注》:“其視不義之富貴,如浮云之無有,漠然無所動于其中也”。意謂:以不義手段占有的財富與官位,對于我如同天際的浮云。又見《論語》同篇:“子曰:‘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論語·里仁》:“子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孔子于此重申其看待和求取富貴的具體原則,即須合于“義”與“仁道”,違此而獲,則被視如過眼煙云之不足取。同時亦表明其于清貧生涯甘之如飴、安貧樂道的生活態度與襟懷。

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


  語出《論語·述而》:“葉公問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對。子曰‘女奚不曰: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漢鄭玄《論語注》:言此才,勉人于學也。南宋朱熹《論語集注》:“未得,則發憤而忘食;已得則樂之而忘憂;以是二者俯焉,日有孳孳而不知年數之不足。但自言其好學之篤耳”。近人康有為《論語注》:“忘食,則不知貧賤;忘憂,則不知苦戚;忘老,則不知死生;非至人安能至此”。其句意謂:發奮用功連吃飯也不記得(學有所獲),便高興得忘了憂慮,連入老境也未覺察。此實乃夫子自道,自勉之辭。《禮記·表記》: “子曰:‘《詩》之好仁如此。鄉道而行,中道而廢,忘身之老也,不知年數之不足也。俯焉,日有孳孳,斃而后已’”。其一生好學不倦,倡導積極有為,對所創立學說的實現孜孜以求,“半途而廢,吾弗能已矣”(《禮記·中庸》),是以展示了孔子自強不息,終老不疲與明達樂觀的人生態度。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


  語出《論語·述而》:“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朱熹注:“三人同行,其一我也,彼二人者,一善一惡,則我從其善,則我從其善而改其惡焉。是二人者,皆我師也。”(《論語集注》)劉寶楠引舊說,又提出兩解:一謂“我并彼為三人,若彼二人以我為善,我則從之;二人以我為不善,我則改之。是彼二人,皆為吾師。書洪范云:三人占,則從二人之言。此之謂也。”一謂“三人行,本無賢愚。其有善有不善者,皆隨事所見,擇而從之改之。非謂一人善,一人不善也。既從其善,即是我師。”

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語出《論語·述而》。《說文》:“坦,安也。”蕩蕩,廣遠之稱。戚戚,時時憂慮之稱。君子通曉事理,故待人接物處世猶如在平坦大道上行走,安然而舒泰。小人心思常為物役,患得又患失,故常有戚戚之心。皇侃疏引江熙曰:“君子坦而夷任,蕩然無私。小人馳兢于榮利,耿介于得失,故長為悉府也。”程子曰:“君子循理,故常舒泰;小人役于物,故多憂戚。”(見《論語集注》)《荀子·子道》篇言君子有終身之樂,無一日之憂,小人有終身之憂,無一日之樂,與此義同。

歲寒然后知松柏之后雕


  語出《論語·子罕》:“子曰:歲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雕,凋謝;松柏,喻棟梁之材。朱熹引謝上蔡注曰:“士窮見節義,世亂識忠臣。”(《論語集注》)荀子則把松柏喻君子:“歲不寒無以知松柏;事不難無以見君子無日不在是。”(《荀子·大略》)《莊子·讓王》引孔子言曰:“君子通于道之謂通,窮于道之謂窮;今丘抱仁義之道以遭亂世之患,其何窮之為?故內省而不窮于道,臨難而不失其德。”

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


  《論語·子罕》:“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論語正義》引《申鑒·雜言下》注曰:“君子樂天知命故不憂;審物明辨故不惑;定心致公故不懼。”又《論語·憲問》所記三者次序不同:“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孔子自謙其不具備知、仁、勇三者達德,而自子貢視之,孔子三道盡備,故曰:“夫子自道也。”(《憲問》)

民無信不立


  語出《論語·顏淵》:“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此即孔子對子貢問政之答。民信之與足食足兵為孔子治邦強國之政。然可去兵去食,不可使民無信;民信則為本。此也即與孔子的殺身成仁,孟子的舍身取義有相通這處。后朱熹有曰: “民無食必死,然死者人之所必不免。無信則雖生而無以自立,不若死之為安。故寧死而不失信于民,使民亦寧死不失信于我也”。

百姓足君孰與不足


  語出《論語·顏淵》:“百姓足,君孰與不足?百姓不足,君孰與足?”此是孔子弟子有若答魯哀公所問“年饑,用不足。如之何”時所言。也即是發揮孔子“政在使民富”(《說苑政理》)的儒家思想。孔子認為,民富在于薄稅斂“詩云: ‘愷悌君子,民之父母’,未見‘其子富而父母貧者也”(同上)。朱熹注為:“民富,則君不至獨貧;民貧,則君不能貧。有若深言君民一體之意,以止公之厚斂,為人上者,所宜深念也。”(《論語集注》)《荀子·富國》曰:“下貧則上貧,下富則上富。”“故明主必謹養其和,節其流、開其源,而時斟酌焉。潢然使天下必有余,而上不憂不足。如是則上下俱富,多無所藏之,是知國計之極也。”

君子成人之美


  語出《論語·顏淵》:“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朱熹注曰:“成者,誘掖獎勸以成其事也。”《大戴禮·曾子立事》:“君子己善,亦樂人之善也。己能,亦樂人之能也。”與孔子之意相近。

其身正,不令而行


  語出《論語·子路》:“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雖令不從。”儒家一貫認為:為上者,“躬率以正而遇民信也。”“其上不正,遇民不信也。”(《漢書·公孫弘傳》)“是故人主之立法,先自為檢式儀表,故令行于天下。”(《淮南子·主術》)

見小利則大事不成


  語出《論語·子路》:“子夏為莒父宰,問政。子曰:無欲速,無見小利。欲速則不達;見小利則大事不成。”朱熹《集注》:“見小者之為利,則所就者小,而所失者大矣。”又引程子言曰孔子深知弟子“子夏之病常在近小”,故“以切己之事告之”(同上)。《論語正義》引荀子曰:“利謂便國益民也。為政者見有大利,必宜興行,但不可見小耳”。《大戴禮記·四代》:“好見小利,妨于政。”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語出《論語·泰伯》:“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憲問》亦有此語。其旨“欲各專一于其職”(劉寶楠《論語正義》)。也是儒家一貫的處世態度。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論語·憲問》)后孟子又言“位卑而言高,罪也”;《中庸》也有“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均與此文相近。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語出《論語·衛靈公》:“子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論語正義》引解: “慮之不遠,其憂即至,故曰近憂。”《荀子·大略》云:“先事慮事,先患慮患。先事慮事謂之接,接則事猶成。先患慮患謂之豫,豫則禍不生。事至而后慮者謂之困,困則禍不可御。”而人宜遠慮歷為儒家所重。

躬自厚,而薄責于人


  語出《論語·衛靈公》:“子曰:躬自厚,而薄責于人,則遠怨矣。”此即施 “仁”于人。西漢董仲舒作了發揮:“以仁治人,義治我,躬自厚而薄責于外,此之謂也。”(《春秋繁露·仁義法》)《呂氏春秋·舉難》又曰:“故君子責人則以仁,自責則以義。責人以仁則易足,易足則得人,自責以義則難為非,難為非則行飾。”朱熹注曰:“責己得厚,故身益修;責人薄,故人易從,所以人不得而怨之。”(《論語集注》)

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


  《論語》凡四見,旨同而文小異。《學而》載:“子曰:‘不患人這不己知,患不知人也。’”意為不必擔心別人不知我,該擔心的是我不知人。《里仁》作:“不患莫己知,求為可知也。”上句意同,下句意為:該擔心我有什么可為人知道的。《憲問》作:“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衛靈公》又作:“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已知也。”朱熹注:孔子“于此一事,蓋屢言之,其丁寧之意亦可見矣。”(《論語集注》)王夫之注:“能奪我名而不能奪我志,能困我于境遇而不能困我于天人無愧之中,不患也。”(《四書訓義》)

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


  語出《論語·衛靈公》:“子曰: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包咸注:“有言者,不必有德,故不可以言舉人也。”王肅注:“不可以無德而廢善言。”意謂不因某人之言中聽而舉薦他,也不因某人有缺失而鄙棄其言。孔子這種穩重、全面的舉人之術、聽言之法為后世所重。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語出《論語·顏淵》:“仲弓問仁,子曰:出門如見大賓,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無怨,在家無怨。”孔子此即言仁。《衛靈公》:“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此又言恕。孔子常以“恕”釋“仁”。朱熹《集注》:“恕,推己以及人也。”也即子貢所說:“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亦欲無加諸人。”(《公冶長》)以后儒家都強調“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實施“仁政”。

小不忍則亂大謀


  語出《論語·衛靈公》:“子曰:巧言亂德,小不忍則亂大謀。”朱熹《論語集注》:“小不忍,如婦人之仁、匹夫之勇皆是。”又說:“婦人之仁,不能忍于愛;匹夫之勇,不能忍于忿,皆能亂大謀。”(《朱子語類》卷四五)近人楊樹達又分不忍有三義:“不忍忿”;“慈仁不忍,不能以義割恩”;“吝財不忍棄”(《論語疏證》)。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語出《論語·衛靈公》:“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意為人能把道廓大,而不能用道來廓大人。王肅注:“才大者道隨大,才小者道隨小,故不能弘人。”朱熹注:“人外無道,道外無人。然人心有覺,而道體無為;故人能大其道,道不能大其人也。”(《論語集注》)董仲舒天人對策中也引此句,言治亂廢興在于己。今人楊伯峻認為與愿意不合。

當仁不讓于師


  語出《論語·衛靈公》:“子曰:‘當仁不讓于師。’”“當仁”有兩解:一為面臨仁德;一為擔當實現仁道之重任。朱熹注:“當仁,以仁為己任也。雖師亦無所遜,言當勇往而必為也。蓋仁者,人所自有而自為之,非有爭也,何遜之有?” (《論語集注》)“師”字一般訓解為“師長”。近人錢穆訓為“眾人”。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語出《論語·為政》:“子曰:‘由!誨女知之乎?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是知也”之“知”,同智。朱熹注:“子路好勇,蓋有強其所不知以為知者,故夫之告之。”(《論語集注》)《荀子·子道》所記可為佐證:子路盛服見孔子,孔子曰:“今女衣服既盛,顏色充盈,天下且孰肯諫女矣。”又說:“故君子知之曰知之,不知曰不知,言之要也;能之曰能之,不能曰不能,行之至也。”又《儒效》篇云:“知之曰知之,不知曰不知,內不自以誣,外不自以欺,以是尊賢畏法而不敢怠傲,是雅儒也。”

匹夫不可奪志也


  語出《論語·子罕》:“子曰:‘三軍要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孔安國注:“三軍雖眾,人心不一,則其將帥可奪而取之;匹夫雖微,茍守其志,不可得而奪也。”朱熹引侯氏曰:“三軍之勇在人,匹夫之志在己。故帥可奪而志不可奪。如可奪,則亦不足謂志矣。”(《論語集注》)《禮心·緇衣》篇亦曰:“子曰:‘言有物而行有格也,是以生則不可奪志,死則不可奪名’。”

道聽而途說,德之棄也


  語出《論語·陽貨》:“子曰:‘道聽而途說,德之棄也。’”皇侃疏:“記問之學,不足以為人師。師人必當溫故而知新,研精久習,然后乃可為人傳說耳。若聽之道路,道路乃即為人傳說,必多謬妄。所以為有德者所棄也。亦自棄其德也。”近人錢穆說:“道聽,聽之易,途說,說之易。入子耳,即出于口,縱聞善言,亦不為己有,其德終無可成。”(《論語新解》)《荀子·大略》:“君子疑則不言,未問則不言,道遠日益矣。”與孔子反對道聽途說之義相近。

道不同,不相為謀


  語出《論語·衛靈公》:“子曰:‘道不同,不相為謀’”。《史記·伯夷傳》引此言曰:“道不同不相為謀,亦各從其志也。”《老莊申韓傳》曰:“世之學老子者則絀儒學,儒學亦絀老子,道不同不相為謀,豈謂是耶?”近人錢穆之釋有兩說,一為“君子亦有意見行跡之不同,然同于道則可相與謀。惟小人賊道者,有善惡邪正之分,斯難于相謀矣。”一為“道指術業,如射與御,各精其重,不相為謀也。”(《論語新解》)

歷代評價


先秦評孔


  秦始皇統一六國之前的春秋戰國時代,出現了“諸子爭鳴”的學術繁榮局面,其中以儒、道、墨、名、法五個學派最為著名。儒家雖為顯學之首,但不立于一尊的地位。故各家對孔子的毀譽不一。

  孔子門人及其后學者均推尊孔子。門人中以子貢為代表,他對孔子贊美備至,奉如天人,把孔子比擬為高天、日月、木鐸,凡人是永遠不可企及的,認為孔子是天生的圣人。亞圣孟子認為孔子所行的“圣人之道”是遍及自然界和社會的至高準則。然而當時民間一般看法認為孔子是博學成名的大學者。

  戰國末期大儒荀子,雖然其禮的思想根源于孔子,然而他有濃厚的“法”思想的成分。他以繼承儒家正統自任,稱頌孔子,認為孔子的美德永遠不可泯滅。但他貶斥子張、子夏、子游為“賤儒”,批評子思、孟子。他的著作多處稱引孔子及其門徒的言行,借孔子之名表達他重視禮法和“親賢用知”的思想。

  墨家對于儒家學說非議頗多,批評孔子的“述而不作”,主張“述而且作”,批評孔子和儒家的繁瑣禮儀。  

  道家以自然無為為宗旨,蔑視禮法,對于儒家的禮儀道德持否定態度。

  先秦法家學說思想上與儒家對立,早期法家代表人物商鞅認為孔子學說與法家農戰思想對立,致使國家“必貧而削”。法家的集大成者韓非對孔子個人頗為尊重,但他認為孔子學說不合時宜。

  上述先秦諸子對孔子的毀譽褒貶,各持己見,正是反映了當時學術上百家爭鳴的興盛景象。這與漢以后獨尊儒術的局面則截然不同。

秦漢評孔


  秦漢時代是儒學發展中的關鍵時期。在先秦,孔子只算是諸子之一,儒家雖號為“顯學”,也只是百家中的一派。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儒學從此居于統治地位,成為官方的意識形態。

  儒學在秦漢時期的發展,大體上可分為三個階段:

  1.秦始皇雖焚書坑儒,但秦朝博士中有許多儒生,祖述孔子,傳播儒學,秦尚法術,儒學并未居于統治地位;
  2.西漢前期,崇尚黃老,博士諸儒具官待問,未見尊顯;
  3.漢武帝以后,定儒術于一尊,此后進入儒學統治時期。

  漢代儒學的特點是:

  1.融攝百家,綜合吸取諸了各家之長來充實儒學,使儒學更加豐富;

  2.由于定儒術于一尊,孔子的地位愈來愈高;

  3.神化孔子和經書,使孔子由圣人變為神人,經學變為神學。

魏晉南北朝評孔


  魏晉南北朝是中國歷史上政權更迭最頻繁的時期。由于長期的封建割據和連綿不斷的戰爭,使這一時期中國文化的發展受到特別的影響。其突出表現則是玄學的興起、佛教的輸入、道教的勃興及波斯、希臘文化的羼入。在從魏至隋的三百六十余年間,以及在三十余個大小王朝交替興滅過程中,上述諸多新的文化因素互相影響,交相滲透的結果,使這一時期儒學的發展及孔子的形象和歷史地位等問題也趨于復雜化。

  漢魏之際,曹操崛起于北方,其所遵循的思想和采取的政治措施皆為名法之治而重道德名節,從而影響了整個時代。在思想理論上,體現道法結合的刑名之學曾一度占據主導地位。

  魏晉之際,道法的結合逐漸趨于破裂,以道家思想為骨架的玄學思潮開始揚棄魏晉早期的名法思想,轉而批評儒法之士。這樣,魏初在道法結合的基礎上形成和發展起來的玄學進一步得到強化。

  西晉后期,玄學思潮同極端發展,至此,玄學所主張的放達,無論從理論上,還是從行為上,都對封建政權構成破壞瓦解的作用,故引起玄學內部及儒家學者的不滿,從而掀起對道家和玄學的批判思潮。

  東晉時期,佛教的流行,特別是般若學的發展,在很大程度上是借助于道家、玄學的思想、語言及方法,故出現玄佛合流的趨向。因此,這一時期的儒家學者,除繼續批判道家、玄學外,又以儒家的入世主義和人文傳統批評佛教。他們站在維護儒家名教的立場上,分別從經濟、政治、思想、文化、倫理等方面清算佛教的影響,力圖恢復儒學的正統地位,但都缺乏足夠的理論系統和創造性。

  南北朝時期,在思想文化領域出現了不同于兩晉時期的新形勢,玄學思潮歸于沉寂,佛道二教繼續發展。佛教大量譯經,廣泛流行,滲透到政治、經濟、社會、民俗及文化的各個層面。儒學面臨嚴峻挑戰。由于佛教的急劇膨脹,使原來儒、玄、佛、道的相互關系及其歷史格局發生新的變化。儒家學者在思想、文化上的批評焦點,由老莊玄學轉向佛教,出現了大批反佛思想家。

  盡管魏晉南北朝時期中國文化的發展趨于復雜化,但儒學不但沒有中斷,相反,卻有較大發展。孔子的地位及其學說經過玄、佛、道的猛烈沖擊,脫去了由于兩漢造神運動所添加的神秘成分和神學外衣,開始表現出更加旺盛的生命力。就魏晉南北朝的學術思潮和玄學思潮來說,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當時一部分知識分子改革、發展和補充儒學的愿望。他們不滿意把儒學凝固化、教條化和神學化,故提出有無、體用、本末等哲學概念來論證儒家名教的合理性。他們雖然倡導玄學,實際上卻在玄談中不斷滲透儒家精神,推崇孔子高于老莊,名教符合自然。此時期雖然出現儒佛之爭,但由于儒學與政權結合,使儒不始終處于正統地位,佛道二教不得不向儒家的宗法倫理作認同,逐漸形成以儒學為核心的三教合流的趨勢。

隋唐評孔


  自南北朝以后,迄于隋唐,佛教盛熾,儒學統治地位受到嚴重挑戰。

宋元評孔


  宋元時期對孔子的評價總體上是對孔子推崇備至,進一步把孔子神化,用孔子的神圣光環和綱常倫理來維護其封建統治。

  宋元時期,中國結束了晚唐以來近百年的分裂割據局面,確立了以官僚地主階級為支柱的專制主義中央集權制。宋元時期的哲學運動以更典型的形式表現了中國中世紀哲學思維的特點及其邏輯發展的曲折。從以前儒教、佛教、道教相互攻伐到相互吸取,由三教鼎立到三教合流,從而產生了宋元時期十分精致的官方哲學:以儒家綱常倫理為核心內容,以精巧的哲學學說為理論基礎,吸取佛老思想營養而建立起來的理學唯心主義。

  孔子學說是理學的理論基礎,因此孔子本人的形象在宋元時期作為至圣先師也被塑造得更加完美與高大,無論是皇家朝廷,還是學林名流,對孔子都極力頌揚,對孔子的學說也極力闡發光大。

明代評孔


  繼宋元之后,明代理學發展到一個新階段,心學極盛。與之同時,還出現了與之對立的所學。呈現理學、心學和氣學三大思潮鼎立的局面。三者對孔子及其學說亦各自有其闡發和評述。

清代評孔


  在清朝時代,孔學由盛而衰。論孔者依時代之不同而歧見紛呈,其要者有:

  1.治統、道統合一論;
  2.朱學即孔學論; 以孔學批評理學;
  3.以孔、孟之學批評君主專制;
  4.“經學即理學”論;
  5.“六經皆史”論;
  6.“中體西用”說;
  7.“孔子改制”說;
  8.以夷變夏論; 孔子尊君論; 儒學汗漫說。

近代以來評孔


  自1840年鴉片戰爭后,中國近代社會經歷了空前的民族災難和巨大的社會變革,制約和影響著思想文化領域里的斗爭。圍繞如何評價孔子及其儒學的爭論,不僅有學術意義,而且反映了各個不同階級、階層的政治、經濟利益。

  洪秀全及其領導的太平天國革命運動,不但以物質武器批判了清王朝的封建統治秩序,而且從思想上沖擊了一切束縛人民的繩索。但是由于農民階級的局限性,他并未完全擺脫儒家綱常思想的影響。

  早期改良派目睹當時中國嚴重的民族危機,關心時政,熱心西學,提出了“器變道不變”的“中體西用”思維模式。

  甲午戰爭后,面臨列強瓜分中國的危局,資產階級維新派倡導變法運動。

  資產階級革命派展開了猛烈的批判,并發動革命與改良之辯,深化了近代評孔運動。

  辛亥革命后在意識形態領域里出現了尊孔復古的逆流。

  辛亥革命失敗的教訓,使當時一些資產階級民主激進分子認識到,資產階級共和制度未能建立,其根本原因在于沒有觸動舊思想、舊道德。

  五四以后,圍繞評孔問題的爭論仍一直繼續,最后由毛澤東作了科學的總結,提出:“中國長期封建社會中,創造了燦爛的古代文化。清理古代文化的發展過程,剔除其封建性的糟粕,吸收其民主性的精華,是發展民族新文化提高民族自信心的必要條件;但決不能無批判地兼收并蓄。必須將古代封建統治階級的一切腐朽的東西和古代優秀的人民文化即多少帶有民主性和革命性的東西區別開來。”“對于中國古代文化,同樣,既不是一概排斥,也不是盲目搬用,而是批判地接收它,以利于推進中國的新文化。”并強調“從孔夫子到孫中山,我們應當給以總結,承繼這一份珍貴的遺產。”闡明了馬克思主義者評孔的應持態度和方法。

臺港評孔


  1.現代新儒家產生于20世紀20年代初,力圖恢復儒家思想的主導地位,重建儒家的價值系統,并以此為基礎吸納、融合、會通西學,以謀求中國文化和社會現代化的一個學術思想流派。

  2.儒家資本主義又稱“第三種現代化模式”或“東亞工業文明”。現代新儒家設想的以儒家文化為背景或以儒家思想為指導來實現資本主義現代化的發展道路或模式。

  3.儒學第三期發展,現代新儒家對儒學的現今發展階段和可以展望的未來前景,及其在儒學發展史中的地位所提出的一種看法。

影響


孔子與中華文化


  孔子雖為諸子之一,但“祖述堯舜,憲章文武”,本是中華文化的集大成者。秦朝以法家學說治天下,西漢武帝前推行黃老之術而以“無為”治國。漢武帝時董仲舒提出“罷黷百家,表章六經”,確立鞏固了孔子學說在中華文化中的主軸地位,恢復六經的正統地位,孔子也成為中華文化的代表人物。邵雍指出,“孔子贊《易》自羲、軒而下,序《書》自堯、舜而下,刪《詩》自文、武而下,修《春秋》自桓、文而下。自羲、軒而下,祖三皇也;自堯、舜而下,宗五帝也;自文、武而下,子三王也。自桓、文而下,孫五伯也。”,這就是說,孔子整理“六經”,對三皇、五帝、三王、五伯以來文化的進行綜合,所謂集大成也。國學大師柳翼謀以孔子為“中國文化之中心”,“其前數千年之文化,賴孔子而傳;其后數千年之文化,賴孔子而開;無孔子,則無中國文化”。錢穆亦認為“孔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圣人。在孔子以前,中國歷史文化當已有兩千五百年以上之積累,而孔子集其大成。在孔子以后,中國歷史文化又復有兩千五百年以上之演進,而孔子開其新統。在此五千多年,中國歷史進程之指示,中國文化理想之建立,具有最深影響最大貢獻者,殆無人堪與孔子相比倫。”[17]宋儒朱熹曾嘆曰:“天不生仲尼,萬古如長夜”《朱子語類,卷九十三》。中國國父孫中山所著三民主義民生主義第二講:“這才是真正的民生主義,就是孔子所希望之大同世界。”

孔子與世界


  孔子學說在中國周邊地區,如:朝鮮半島、日本、越南等地,都有深遠的影響,形成了東亞儒家文化圈。

  孔子的思想也對世界其它地區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在西方,歐洲近代啟蒙運動利用了儒家學說,以伏爾泰、狄德羅、盧梭、洛克、霍爾巴赫、萊布尼茨、休謨、魁奈等人為代表的西方近代啟蒙思想家借用或附會孔子思想,反對歐洲封建世襲和神學統治,宣揚其自由觀、平等觀、民主觀、人權觀、博愛觀、理性觀、自然神論觀及無神論觀等現代觀念。孔子思想和儒家文化受到一些人的負向批判,如孟德斯鳩、黑格爾、韋伯等。德國歷史學家赫爾德說:“中華帝國的道德學說與其現實的歷史是矛盾的……孔子是一個偉大的名字,盡管我馬上得承認它是一副枷鎖,它不僅僅套在了孔子自己的頭上,而且他懷著最美好的愿望,通過他的政治道德說教把這副枷鎖永遠地強加給了那些愚昧迷信的下層民眾和中國的整個國家機構。”黑格爾在其《哲學史講演錄》中評價道:“如果孔子想要保持住他的名稱,那么他的著作就不要被翻譯才好。” 美國的愛默生則說:“孔子是全世界各民族的光榮”。

祭孔


  歷代帝王之祀孔子者,自漢高祖始。《漢書·高帝紀》:“過魯,以太牢祠孔子。”而學校祀孔,自明帝始。《后漢書·禮儀志》:“永平二年,……養三老五更于辟雍;郡、縣、道行鄉飲酒禮于學校,皆祀圣師周公、孔子。”《文獻通考》:“貞觀二年,停祭周公,升孔子為先圣”。蓋自漢以來,雖已舉國崇奉孔子之教,而立廟奉祀,近于宗教性質者,乃由人心漸演漸深,踵事增華之故,初非孔子欲創立一教,亦非僅一二帝王或學者,假孔子之教以愚民也。

  后人為了紀念孔子,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建有孔廟進行祭孔的活動。從1952年開始,在臺灣,孔子的生日被定為教師節。在大陸,改革開放以后隨著中華文化的復興,祭孔活動興起。

歷代追封追謚


  孔子歿,弟子心喪三年,廬于墓旁者百余室,因名其地為“孔里”,并各植樹一棵。孔子后裔承繼其儒學,為名相、博士、大儒,現在臺灣之孔垂長先生,為其七十九世嫡長孫,孔子是教育家、亦是政治家。 孔子去世后,歷代帝王為彰顯對孔子的尊崇,不斷追封追謚。

朝代年代封賜來源封號和謚號封謚原因及意義來源
東周周敬王四十一年(前479年)魯哀公尼父亦稱“尼甫”,孔子字仲尼,父是敬稱
西漢元始元年(公元元年)漢平帝褒成宣尼公漢元帝曾封孔氏二支長孫孔霸為褒成君,日后以褒成君食邑八百戶祀孔子,宣是謚號,“圣善周聞曰宣”
東漢永元四年(92年)漢和帝褒尊侯
北魏太和十六年(492年)北魏孝文帝文圣尼父文圣為謚號,“經天緯地曰文”,“揚善賦簡曰圣”
北周大象二年(580年)北周靜帝鄒國公鄒國東周國名,此為封地
隋朝開皇元年(581年)隋文帝先師尼父先師出自《禮記·文王世子》,“凡學,春官釋奠于其先師,秋冬亦如之。凡始立學者,必釋奠于先圣先師。”
唐朝武德七年(624年)唐高祖先師
唐朝貞觀二年(628年)唐太宗先圣隋至初唐釋奠禮以周公為先圣,孔子為先師,唐太宗廢周公,以孔子為先圣,顏淵配享
唐朝貞觀十一年(637年)唐太宗宣父
唐朝乾封元年(666年)唐高宗太師
武周天綬元年(690年)武則天隆道公
唐朝開元二十七年(739年)唐玄宗文宣王文宣為謚號,“經天緯地曰文”,“圣善周聞曰宣”
宋朝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宋真宗玄圣文宣王玄圣出自《莊子·外篇·天道第十三》,“玄圣素王之道也”
宋朝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宋真宗至圣文宣王因避宋圣祖趙玄朗諱而改至圣,至圣出自《中庸》,“唯天下至圣,為能聰、明、睿知、足以有臨也。”
西夏人慶三年(1146年)西夏仁宗文宣帝
元朝大德十一年(1307年)元成宗大成至圣文宣王大成出自《孟子·萬章下》,“孔子之謂集大成,集大成也者,金聲而玉振之也。”“大成”本是古代秦樂的用語。古樂一變為一成,九變而樂終,至九成完畢,稱為大成,后來引申稱集中前人的主張、學說等形成的完整的體系。
明朝嘉靖九年(1530年)明世宗至圣先師張璁認為孔子稱王名不正言不順,明世宗依其意見,去王號及大成文宣之稱。
清朝順治二年(1645年)清世祖大成至圣文宣先師李若琳提請恢復孔子元朝時的封謚,經禮部商議,最終確定為大成至圣文宣先師
清朝順治十四年(1657年)清世祖至圣先師
中華民國民國二十四年(1935年)國民政府大成至圣先師

    10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線的詞條資料來自網友(一些人是某學科領域的專家)貢獻,供您查閱參考。一些和您切身相關的具體問題(特別是健康、經濟、法律相關問題),出于審慎起見,建議咨詢專業人士以獲得更有針對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及時給予刪除。3.如需轉載本頁面內容,請注明來源于www.hjpiis.live

    詞條保護申請

  • * 如果用戶不希望該詞條被修改,可以申請詞條保護
    * 管理員審核通過后,該詞條會被設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該詞條的創建者才能申請詞條保護

聯系我們意見反饋幫助中心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線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證090285號
秒速时时彩出码规律